首页花椒树园地论坛园地社区小说故事 → [原创]初冬


  共有[6973]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[原创]初冬
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1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[原创]初冬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1/26 10:29:47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  一


    下午,行政大楼三楼会议室。行政机关、后勤部门员工会议。

会议室呈长方形,主席台上固定的红绸布帘、塑料花摆设,会议室里的桌子分为左、中、右三组,每组二十排。

纪一秋走到中间那组第七排最左边的一个位置,优雅地坐了下来,习惯的将笔记本摊开,夹上了一支钢笔、一支圆珠笔。

员工们陆陆续续的进入会议室,他们要不就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上,要不就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,中间部分稀稀疏疏。她们交头接耳,表情轻松,只不过是一次例会,总结布置工作而已。

会场主持试着麦克风,要求后面位置的同事往前面靠拢。

纪一秋望着左边墙壁上的天鹅绒窗帘,褶褶叠叠的窗帘被风吹得微微摆动。坐在窗边的人,将窗帘拉开了一半,窗外的白玉兰正在盛开,阵阵清香,扑窗而入。

与纪一秋相隔一个过道,同一排左边那组最右位置上的一个男人,朝纪一秋笑了笑,说了一声你好!

纪一秋一看,那人从未见过面,很陌生,也不敢问他是不是新来的,只好客客气气的笑了笑,回说了一声你好!

分管院长在台上做着报告,纪一秋飞快的记着笔记。


第二天中午,在饭堂打饭的时候,那个中年男人又与纪一秋打招呼。纪一秋与几个同事在一桌,有说有笑,很融洽很快乐的样子;那个男人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,孤独的吃着午饭。

那个中年男人,相貌很普通,皮肤黝黑粗糙,一米七二左右,穿的宽筒裤子有些不合时宜,土模土样。

如果不是他一而再的与她打招呼,纪一秋是不太留意或去发现他是哪个部门做什么岗位的。她不问对方,也不介绍自己。一连几天,他们总会在某一场合,见面打招呼。

纪一秋有点忍不住,和同事提起了那个新来的男人。

珠珠说,他就是基建处新来的人啊!隔壁财务处那班白骨精已经说了好几天了,说他有双斗鸡眼,非奸即盗的,不是好人。

模模糊糊中,纪一秋依稀想起,珠珠和同事们也谈论过那男人的,只是她不往心里记而已。

纪一秋问,那人是什么情况?谁的关系来的?

珠珠回答:听说人是东北的,是院长司机的关系调入的。
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2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1/26 10:30:48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二


中午,职工饭堂靠窗边的一张饭桌上,摆着两份午餐,纪一秋与那个中年男人对面而坐。

中年男人自我介绍说,我叫项初冬,从黑龙江来的。很高兴认识你!

纪一秋刚想介绍自己,中年男人摆了摆手说,我知道你的名字,叫纪一秋,很美的,和人一样。

面对纪一秋的疑惑,项初冬慌忙解释说,是开会那天知道的,我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,很特别的,我就记住了。

项初冬低着头,一边吃着饭,一边说,其实那天的会议对我来说一头雾水,什么也听不进去,我都是在看你呢。

纪一秋说项初冬这名字也很好听啊,有什么特别含义吗?你就是初冬出生的吧?

项初冬说,我是秋天出生的,妈妈说黑龙江的秋天比南方的初冬还冷,所以就叫我初冬了。

哦,你妈妈也喜欢南方吗?

不单是喜欢,我妈妈是南方人,故乡在中国大陆的最南端,我爸爸的故乡在中国的最北端,我就是不南不北不冷不热的人。项初冬黑幽默了自己。

纪一秋忍不住笑出声来,第一次近距离的认真察看项初冬。正如项初冬所说,他没有遗传到东北汉子的优秀基因,也没有南方人的灵秀。

他说,他是哈工大建筑专业毕业的,在一间建筑公司任设计、副经理工作,为了妈妈,他放弃了黑龙江那里的事业,调到广东来了。

他还说,他的姐姐,他的弟弟都是广东人,只有他是北方人。

这么复杂?这是什么样的家庭呢?你的父母离婚了吗?

没有啊,他们现在还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。

纪一秋越听越糊涂。

项初冬狡黠的说,以后再慢慢的告诉你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1/27 9:54:05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3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1/27 9:54:38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 三


周末,党员们到外地活动。在通往景区的路上,中巴司机阿贵的黄色笑话,将车厢里的笑声掀得一浪一浪的,笑晕了很多人。

同时参加活动的还有分管院长王副院长,与王副院长同乘一辆小车的,有机关后勤党支部书记梁如辉,以及财务处处长、人事处处长他们。

中巴车上只有四位女性,与纪一秋同坐一排位置的陈怡,人也是白白净净、长得很漂亮的。她与纪一秋同年进入单位,学历相当。她们自然而然的成为好朋友。

另两位女性,是院办副主任徐明芬、图书馆主任李兰洁,她们坐在司机后边的那排位置上。全车人中数她们最老资格,被尊称为国宝级姐姐。她们与王副院长年龄相当,比较熟络,常在一起开开玩笑,打打麻将,有时还为院长他们带点早餐什么的。

天马山下,六月的农庄果园,成熟的芒果垂满枝头。一道水渠将园林分成两半,一边亭台廊阁,垂柳依依;一边绿草茵茵,花果飘香。

纪一秋穿着浅灰白菊花图案的连衣短裙,白色皮凉鞋,斜挂休闲亚麻布包,披肩长发偏左侧的编成了一条辫子。她站在临水的那棵芒果树下,为一串串垂下来的芒果而感动。她时而用右手去摸,时而用左手去摸,时而静目凝视。

陈怡在喊她。与陈怡一起走过来的,还有一高一矮两个男人。

高个男人是总务处的杨东方,矮个男子是基建处的尚水泉。每年支部活动,他们四个人都要合拍一张照片以作纪念。不知是谁先提议的,他们已经坚持三年了。期间有人要求增加进来,他们四个都不同意,连院长也不可以。他们说,这是最真最美的友谊版本。

项初冬隔着水渠望着这里的一切。最先他是与尚水泉走在一起的,现在的他有点孤单落寞。好像有意与别人保持距离似的,他一直沉默寡语,也不主动与别人交流,所以大家都不太理会他。

两位国宝级大姐,坐在海滩的大彩遮阳伞下,守着一堆衣服,鞋袜。脚边的两个塑料桶装满海鲜,花蟹吐着白色沫沫。

纪一秋与陈怡匍匐海滩上,海水一浪一浪的漫过她们白皙的身体。

杨东方站在不远处的礁石上招手,喊着她们游过去。陈怡有点动心,催促纪一秋一起游过去。纪一秋不肯,说一会涨潮礁石会被淹没,游太远危险。

陈怡一个人向着礁石游去。

夕阳慢慢跌落地平线下,海陵岛景区金色的美,被海浪新鲜的白所代替。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1/27 9:54:58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4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1/27 10:43:02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 四


晚上九点多,他们从餐厅散步回到了旅馆,纪一秋进了房间门,大字型的瘫在床上,好想好想美美的睡一觉。纪一秋有电话,然后是拍门声。他们说夜里兜风。

陈怡拽着杨东方的手臂,让他拖着行走,她说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半路上,尚水泉被国宝姐姐们的电话喊走了,他要陪她们打麻将。

杨东方,陈怡,纪一秋,三人行。陈怡提议到海边的小卖部坐坐,杨东方买了三份冰淇淋,他们在海边小店简陋的桌子边,甜甜蜜蜜吃着冰淇淋。纪一秋感叹着夜风的美。

纪一秋她们才吃了一半冰淇淋,杨东方急急抹着嘴,站起来说,有人等着他去游泳。他说了两个方案:要么她们自己回旅馆,要么原地等他游完再与她们一起回去。她们选择了第一个方案。

在杨东方坐过的位置上,啪的一声放下来了一份冰淇淋。纪一秋抬头一看,是项初冬。他怎么一个人来吃冰淇淋了?

项初冬说他刚从大海里上来的,路过而已。陈怡问他的衣服怎么不湿呢?项初冬说他裸泳去了。

纪一秋低头暗笑,无语。

夜阑人静,海边的店铺大多早已打烊。纪一秋她们跟着项初冬,蟹一般的姿势爬过了那一片沙岗,然后是浓密的树林。谁也不想说话。他们可能迷路了,在旅馆相反的方向,已经兜圈了几遍。

凌晨两点,他们终于找着了住宿的地方。到了楼下,项初冬说他不知道住的房号是多少,也不知道是跟谁同住的,他不认识那人。

陈怡用广东话说了项初冬的坏话,纪一秋打着电话,帮项初冬寻找归宿。负责分配房间的人电话中传来睡意,极不情愿的嘟哝着。

项初冬住宿的房间在另外一栋楼的三楼305号房。项初冬解释说,怪不得呢,我就感觉不对头,那楼的楼梯方向好像不是这样的。

纪一秋有些不好气的说,真是大马哈啊!

项初冬有些得意的纠正道,是马大哈啦。大马哈是鱼,我怎么可能是鱼呢?

     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1/30 16:45:39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5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1/30 16:45:25 [只看该作者]

 


职工饭堂是栋独立的三层小楼,一楼为超市百货;二楼摆着一排排长方形四人座的餐桌,可供两百人同时就餐;三楼供应小炒菜系,有小房间可宴席。

二楼靠东面窗的第三张桌子,这几个月的中午变成了纪一秋他们的专属位置了。偶尔有谁不去了,相熟的人就会问,谁谁谁今天有事啊。

四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,他们无话不聊。只有纪一秋项初冬两人的时候,项初冬就说着自己。

项初冬的父亲是南下干部,娶了南方的母亲,他们从广东的农场调回到黑龙江的农场,又从黑龙江的农场调回到广东的农场。

项初冬有姐弟四人,大姐二姐在广东出生,他和弟弟在黑龙江出生。大姐在外婆家长大,结婚前从未去过北方。项初冬在黑龙江乡下爷爷奶奶的家长大,童年青年从未到过广东。只有二姐和弟弟随父母南来北往,父母在哪家就在哪。

项初冬还说,他们的妈妈非常不适应东北的气候,在他弟弟出生不久后,就坚决要回到南方生活,说是实在忍受不了东北的冬天。

项初冬是长子,自然而然留在东北,过着远离父母的童年青年生活,在到哈尔滨读大学前,他对南方的认识,都是从父母与爷爷奶奶的通信中获得了解的。

项初冬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故乡边陲小县的一间建筑公司工作。与父亲旧同事的女儿结婚生子,如今老婆还在黑龙江农场的医院工作,儿子已经上小学了。

大姐随姐夫调到城里工作,听说夫妇俩都当官了;二姐一家在景区开小卖部。父母退休后,在城里的农垦局单位宿舍分到一套房,他的弟弟,也安排在农垦局工作,和父母同住,已经结婚生了个女儿。

项初冬只身调到广东,暂时住在父母家。

纪一秋趁项初冬埋头吃饭,偷偷的打量着他。虽说他平时看人的目光有些躲闪,缺乏自信,左眼确实有些斜视,与人对望时角度出现偏差,但他体格强壮,像头小牛,身体蛮棒的。

项初冬对父母姐弟的述说,更似在说熟人的故事,疏远,诙谐。

纪一秋曾问过项初冬,你恨过你的父母吗?

不恨,只是相处时有些别扭,住在他们家,总感觉自己是个外人。项初冬幽幽的说着烦恼。
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6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1/30 16:57:08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六


审计处办公室里,张处长说,一秋,难得今天处室里这么安静,我们聊聊天吧。

自纪一秋当张艮民的副手以来,他第一次这么主动友好的聊着工作以外的话题。

张艮民说,我们处室常常高朋满座,都是因为你啊。你是个亮点人物,会创造出意想不到的亮点。

纪一秋谦虚的说,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嘛,我也只是与他们聊聊足球之类的,其他话题都是他们先提起的。就说杨东方吧,他来谈跳舞的话题,也是因为要参加工会组织的交谊舞比赛,不是你推荐我与他做舞伴的吗?

张艮民笑着摆了摆手,没事,没事。

他接着说,最初看到那些男人走马灯似的进出我们处室,我真的有些看法,认为你太招惹了。后来从你们聊天的话题,我也受到感染呢,也喜欢你们的年轻活力。

你有凝聚力,视野也开阔,什么话题都能应对如流。我们处连续两次获得年度先进科室奖励,离不开你的协调能力和业务成绩。

纪一秋还是一脸谦虚的说,是张处长您领导有方啦。

张艮民并没有说错,论业务能力,纪一秋在他之上。纪一秋的优点之一就是她没有野心,全心全意协助处长的工作,不管多棘手的问题,只要分派给她,她都会尽力去完成。

连分管院长都说,老张呀,你们审计处是明星处室,有个漂亮副手很不错。

在人称笑面虎的张良民手下工作,纪一秋没有几分才学是玩不转的。出身高干家庭的她,什么大场面没见过?她的口才是和父亲的部下聊天聊出来的。她的性格颇有果敢、精明能干的一面。

见纪一秋不出声,张艮民又说,你发现最近有什么不同吗?

有什么不同?单位最近没有什么人事变动和新闻啊。纪一秋一脸思考的样子。

张艮民说,我是指项初冬呢,他最近常来我们处室。

是啊,你们是什么时候成为朋友的?见张艮民提起项初冬,纪一秋也是满满的好奇,他们最近变得很活络,下班后晚上还一起去运动,很好朋友的那种。

是支部活动那次认识的,之后他就常常来办公室找我聊天,这些你都见到的。不过,张良民顿了顿,又看了看纪一秋,说,你真的没发现什么?

纪一秋摇了摇头,静静的等着张艮民往下说。

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是为你而来的呀,他比其他人狡猾些,在玩迂回战术呢。不过,我也挺受这一招的。张艮民哈哈大笑,是真正心情舒畅的那种。

 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2/7 19:03:30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7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2/7 19:03:16 [只看该作者]

 


唐珠珠捧着几个红鸡蛋走了进来,边喊大家分享,边说今天的新闻特别多。

珠珠刚刚去财务处串门了,红鸡蛋是出纳生孩子满月送来的。她在财务处那里看到了总务处副处长汪波来的妻子,那人是来查汪波来的工薪所得的。

怪不得汪波来那么抠门,原来是家有悍妻啊!汪波来常说他的老婆不好,原来是真的呢,大家纷纷开始同情汪波来了。

也有人问,汪波来的老婆漂亮吗?中等身材,蛮漂亮的,属于有气质的那种,应该属于很有性格的那种类型。珠珠快人快语的说出自己的感觉。

第二个新闻,见大家没有反应,珠珠又说了第二遍,第二个新闻就是陈怡今天的早餐特别丰富。

这也是新闻?有人嗤之以鼻,讥讽珠珠太闲没事干,当长舌妇。

君不知啊君不知!今天的早餐不同于往常的早餐。陈怡昨晚被老公打了一巴掌了,据说还是结婚以来的第一巴掌呢。珠珠绘声绘色。

为什么?还不是与她家婆有关。她家婆怎么啦?好像是老人家在儿子那里抱怨了几句,儿子说了老婆,老婆又骂了家婆,骂来骂去,男人嘛,忍不住就给了一巴掌。今天的早餐是赔罪而来的。

陈怡太过份了,平日对家婆的言语就很刻薄。她的家婆买菜做饭洗衣带孙子一脚踢,还要低声下气看脸色。她的老公也很窝囊,不敢在老婆面前说一句反对的话,平时都是服服帖帖听老婆话的。陈怡自恃生了个儿子,老公又是三代单传,婆家当孙子是宝。三十几岁的人了还扮纯情扮少女,一声狗咬死人啊!

平时已经看不惯陈怡的同事,这时也纷纷的说了一通。

被陈怡说是乡下人的婆婆,其实是个企业退休管理人员,皮肤五官身材都很好,人斯文大体,穿着很有品味的。她的公公也是个退休领导,由于陈怡只要婆婆带孩子,不要公公同住,他的公公只身住在对岸的单位宿舍,一个人生活。陈怡老公在事业单位工作,他还有两个姐姐都是公务员。

斯斯文文的陈怡,说起婆家的话题,总是有些刻薄。

第三个新闻是爆炸性的,珠珠照例卖着关子。当科室里的神经被她挑拨起来时,她才慢慢的说,是人事处耿红梅的故事。

耿红梅老公要求同房发生关系,耿红梅说一次要200元,她老公嫌贵,说不如找小姐。

科室里的人笑出了眼泪。有人提醒珠珠不要造谣,耿红梅老公可是同单位的教授。

珠珠说是从院办公室那里听来的,据说是开会的时候,耿红梅亲自对别人说的。

也许是人家的玩笑话吧,不要八卦。科室的人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盘算着传播给朋友。

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8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2/7 19:12:07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 八


职工饭堂二楼靠东边窗的第三张餐桌,三个人的午餐成为风景。项初冬、汪波来坐一边,纪一秋坐一边。

项初冬的餐盘两荤两素,土豆经常不改。

汪波来的餐盘两素,经常要求打饭阿姨在菜里淋些肉汁。

两个男人大多时候都是在斗嘴,有时饭后也去逛大街,偶尔也去摸下奖,但收获不多。

汪波来说他单身了,要求纪一秋帮他介绍对象,条件是与纪一秋差不多模样的。

一次单独的机会,纪一秋对项初冬说,汪波来的生活好像过得有些艰难。项初冬却说,你的同情心太泛滥了,你就是善良!汪波来每天打两素菜,是因他分管饭堂,要肉不付钱,吃便宜的,是贪心!

他叫你介绍对象,还说像你一样条件的,这明摆是冲着你来的,你还热情的帮人家留意,真实傻瓜!他天天在相亲,海陆空都上了。

有人介绍空姐给他了?什么思维!是说全方位啦!

作为朋友,作为男人,我不能将他的情况告诉你,你自己慢慢去发现吧。项初冬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有些时候他假话连篇,像个爱说谎的小孩;有些时候,他尽说贬低自己的话,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;有些时候,他悲观脆弱到令人不敢相信的地步;有些时候,他又非常磁性,非常男人。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项初冬呢?

诸如到财务处报销探亲路费,到校医室开感冒药之类的小事,项初冬自己不知该如何操作,爱面子又不敢问别人,心里明明想去做,嘴里总是说着相反的话。

纪一秋这些点点滴滴的帮助,令项初冬的内心充满感激和温暖,他曾多次说,纪一秋是值得他珍记一生的朋友,因为她,他感到南方很美好。

一年多来的饭堂午餐,变成了一种习惯。当然,这是一种快乐的习惯。项初冬说,他是一个比较孤傲的人,思想速度比较快,没想到纪一秋能跟上他的思想速度,他们的聊天很快乐。

项初冬倾诉着工作及生活上的烦恼,说他想辞职到企业去干一番,窝在高校没事可做,很烦。调来一年多了也没有职位,也没住房,整天像个孤魂野鬼,还要寄人篱下。

跟父母住也是寄人篱下吗?你不是为妈妈而来的吗?纪一秋不解,还劝他说,再等等吧,等你老婆调来了,想法可能就不同了。

项初冬说他的处长不好,说他不懂业务,技术不好,还搞帮派。

基建处的处长就是梁如辉,兼机关后勤党支部书记,他是工程兵出身,在部队当过营长,因老婆是本院职工的关系,部队转业后就到了基建处,由科员,副处长,处长,一步一步的,工作沉稳扎实。一米八二的个头,雄赳赳气昂昂,形象非常佳。

刚开始几次,纪一秋是站在梁如辉的立场,替他解释,说他是个不错的人,工作也很有能力的。项初冬说多了之后,纪一秋就默默的倾听,很少插话了。也许男人与男人的相处,更有女人无法懂得的理由吧。

项初冬又说尚水泉背叛了他。在基建处里,尚水泉与项初冬年龄相当,他是处里与项初冬最融洽最聊得来的人。可有一天,项初冬发现尚水泉与梁如辉的私交很好,原来尚水泉是梁如辉的心腹。

或许他们多年共事,已经形成默契了吧。两边都是与纪一秋友好的人,她真的不想说某一方的坏话。

基建处新来的大学生小谢不错,试试与他做朋友吧。纪一秋与项初冬说了小谢的一些情况。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2/7 19:12:28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9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2/7 19:21:09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  九


职工饭堂二楼靠东边窗的第三张餐桌,纪一秋一个人在午餐。

项初冬已有半年多没在饭堂吃饭了。学院正在新建一栋科技大楼,项初冬跟工地民工们一起吃饭了。

几个月前,单位给项初冬分配了一套房子。买家具的那天,项初冬邀纪一秋去当军师看家具,用本地话与家具店讨价还价。

三八节那天,唐珠珠她们团购餐具,纪一秋也买了一套,放在办公室还未带回家。这是非常精美的八件套青花瓷餐具,价值好几百元,纪一秋非常喜欢。看到项初冬有了房子,她只好忍痛割爱,大方的送给了他。

项初冬刚来单位时,不停赞扬职工饭堂的饭菜好,菜系多,说他很喜欢。后来在工地上与民工撘伙,就说他们的饭更好吃。

在一次闲聊中,纪一秋与张艮民说起了项初冬,说他喜欢在工地吃民工餐,还说他淳朴。

张艮民笑了笑,说,严格来说是民工小灶啦。我也跟他们一起吃过两次呢。

民工小灶?民工餐还分级别的?

张艮民解释,是工程老板的工作餐,他们几个人的伙食是另外做的,每天都是些海鲜鱼肉的,还炖了一锅好汤。

怪不得项初冬厌烦了饭堂的饭菜,最近脸色光亮了许多,人也白胖了不少,还以为是他有了自己的家,住得舒适呢。

职工饭堂二楼靠东边窗的第三张餐桌,纪一秋和小王在午餐。在她们快要吃完饭的时候,项初冬捧着餐盘走了过来。

纪一秋有些惊喜,好久不在一起吃饭了。聊了一会后,小王先走了。

项初冬问纪一秋,哪里有肉菜卖?

家里来客人了?项初冬摇头。老婆来了?项初冬还是摇头。

可能是想自己做饭吧,纪一秋也没多想,告诉了他菜市场的具体地点。

一连几天,项初冬都在饭堂吃饭,临走时不忘带些饭菜。

纪一秋忍不住好奇,终于问了一句,金屋藏娇了?

是的。非常干脆。

什么样的女子?

奇丑无比,没有你漂亮。项初冬还对着纪一秋嘿嘿的笑,一副坏坏的样子。

愤怒?还是鄙视?纪一秋低着头吃饭,一句话也不说。

看到纪一秋认真生气的样子,项初冬得意的说,吃醋了吧?我藏的是乌龟啊!

纪一秋抬起头盯着项初冬,还是一言不发。

星期天钓的,是在我二姐那景区的湖里钓到的,好大的乌龟,起码几十斤。我将它带回来放在家里的阳台上养着,我还站在它的背上,旋转了好几圈,这家伙挺结实的,一点事都没有。

纪一秋还是没有说话。

项初冬抱怨说,我快要被这乌龟弄破产了,它挺能吃肉的,我都舍不得吃那么多。

纪一秋轻轻的说,将它放了吧!乌龟是灵长动物,说不定是哪家放的生。你将别人的不好带回了家,小心你会得到什么不好的。

我才不怕呢,我会跟它做朋友的。项初冬没有被纪一秋的观点所左右的。

 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2/16 9:25:45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海蓝蓝
  10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311 积分:3524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/8/4 17:16:38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2/16 9:25:27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十


基建处处长梁如辉在心血管病区急救室里抢救!爆炸性新闻在全院传开。

陈怡邀纪一秋一起去看看,她们到达急救室门口时,走廊里已经站满了人,最靠门边的是杨东方和尚水泉。大家互相打听,谁都不清楚是什么情况。

梁处长的身体状况一直很不错,才五十多岁,半年前单位体检时各项大指标都正常呀。尚水泉忧虑的说。

纪一秋她们在门口站了四十多分钟,医生一直在抢救,期间也有护士进出。她们能给的信息就是危险、不明原因,奇怪等。

梁如辉面无表情的躺在病床上,身上贴满监护仪器。杨东方与医生说着什么,纪一秋只听到一句“情绪波动很大”,看来还未脱离危险。

第二天一早纪一秋出差,一个星期后回来上班,听说梁如辉在一个星期里被抢救了三次,病情反反复复,也没能找出什么器质性的病变。纪一秋决定在下午下班后去看望他。

职工饭堂二楼靠东边窗的第三张餐桌,纪一秋与项初冬对面而坐。项初冬的心情特别好,这天中午好像是特意在等她似的。

纪一秋问起梁如辉的病情,项初冬说不太清楚,应该死不了。那冷漠的样子,让纪一秋不敢相信,这是同一个部门共事的人所说的话吗?项初冬露出了无情狠心的一面。

项初冬说他感冒了两个星期,开始以为是洗冷水澡影响的,后来实在难受了也吃药了,但一点效果都没有。还责怪纪一秋没有关心过问他。

基建处之前是在办公大楼的一楼,科技大楼开工后,他们搬到办公大楼旁边的平房去办公,项初冬有时也到施工现场办公,同一个单位上班他们却很少见面。

纪一秋一脸无辜的说,我不知道啊。最近有些忙,再说你平时的身体不是健壮得像头牛吗?

乌龟放了吗?还没呢。

今天想想,自那只乌龟到我家,我就感冒到现在呢。项初冬似乎也怀疑他的感冒与乌龟有关了。

纪一秋趁热打铁,鼓动放生乌龟。

项初冬终于向纪一秋承诺说,这个周末一定将乌龟放了。


 回到顶部
总数 25 1 2 3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