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花椒树园地论坛园地社区散文随想 → [原创]活着,是苍天的恩赐


  共有[4502]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[原创]活着,是苍天的恩赐
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卿卿女子
  1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帖子:19 积分:239 威望:0 精华:1 注册:2016/4/11 10:28:06
[原创]活着,是苍天的恩赐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6/4/11 10:32:04 [只看该作者]

 

活着,是苍天的恩赐

  陈淑卿

 

家遭洗劫,妈妈绝望,投水自杀,我跳下水库救了母亲,我们告别外公家,回到了自已家里。

那年我八、九岁。一天早上,天刚朦朦天,我带上扁担、镰刀、麻绳,跟着妈妈出门了,要走很远的路,到山上割草。那时没有煤,更无煤气和电,家家户户都是用干草和木柴烧水煮粥。达荣小弟已送给别人抚养,家贫如洗,读书无望。我好奇,想看看大人是怎样割草的,求妈妈带我去。妈妈说:“要走很远很远的路的!”我说:“不怕!”走了很久,终于到了半山腰,妈妈指着一片晒干的草,说:“这是前几天割的,今天要挑回家去。”于是就开始捆草,妈妈的那担草是很重的,我的很轻,每一捆就像我的腰那般粗细。妈妈把两担草放到路边,我们开始割草了,妈妈说:“小心,不要太用力,不要割伤了自已的小腿”。我模仿妈妈的动作,小心翼翼开始割草。

割了不很久,妈妈把一大堆草铺平,摆整齐,抬头看看天,(那时没有手表。二十年后,我才有钱买第一块手表。)从袋里拿出两个番薯,给了我一个,我一边吃,一边喝着妈妈带来的水,我问妈妈:“怎么不见太阳出来?”妈妈说:“乌云遮住了,赶快,要下雨啦!”妈妈把一担草放在我瘦小的右肩上,教我右手抓住前面扁担,左手抓住后面的草,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下山了。

风来了,一阵比一阵大,妈妈跟在我后面,叫我:“阿卿,小心……”呼!说时迟,那时快,突然,狂风大作,我被大风吹了起来!我的双脚踩不着地了,恐惧啊!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好像是一瞬间,我掉下来,落在了一堆干草上!我站起来,紧紧抓住我的两捆草,回头不见了妈妈了,左顾右盼也不见她的人影,我害怕得大哭,不断地喊:“妈妈!妈妈!你在哪里?”

不知过了多久,我终于听见了妈妈在叫我:“阿卿!阿卿!”妈妈从山腰下来了,原来我已经站在山脚下了,妈妈紧紧抱着我:“不要怕!不要怕!哪里疼?”她拍拍我的胸,捏捏我的手和腿,不停地说:“谢天谢地!谢天谢地!没跌伤!”我们又挑起草走了。

雨来了,越下越大,我们浑身湿透了。回到家里已天黑。大宅里的叔伯婶姆和邻居听说阿卿被狂风卷走了,跌在山脚下,竟然毫发无伤,一个个惊奇得不得了,这个说:“要是跌在石头上······”那个说:“要是跌在河沟里······”伯母说:“卿是上天保佑的女儿!”经历这次风暴的洗礼,我好像突然长大了。知道我活着,是苍天的恩赐。从此,对天地长怀敬畏之心!

日后,在风风雨雨,坎坎坷坷的人生路上,无论环境如何艰难困苦,复杂多变,我始终要求自已:立志立德,仰不愧天,俯不愧地,行不愧人!

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卿卿女子
  2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帖子:19 积分:239 威望:0 精华:1 注册:2016/4/11 10:28:06
[原创]半条命救梁广英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6/4/11 10:33:12 [只看该作者]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淑卿

     小学毕业四十五年之后,二零零三年冬,太东小学五八届的同学们聚会,恰逢我由湛江回到柳州,探望亲人。同学们通知我到鱼峰饭店聚会。

     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,我一跨进餐厅的大门,即刻认出了坐在餐桌边的黄珩老师和韦勉诗老师。“黄老师! 韦老师!”“陈淑卿!”多么熟悉的声音,多么亲切的声音,在坐的同学有二十多人了,我一眼就发现了梁广英,她的样子虽然老了许多,头发花白, 满脸黑斑,但一双眼睛几乎没变,黑色的瞳仁中间,依然有一个银白色的圆点,像薏米般大小。她竟能看见我,并且也在叫唤我的名字!我向她走去,拍着她略显瘦弱的肩膀,说:“你还认得我啊?”她说:“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!哪会不认得!”同学们一听说,十分惊奇,就问:“怎么回事?”我笑了,就把这个尘封了四十六年的故事告诉了老师和同学们。

     大约是读小学五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吧。我因急性兰尾炎发烧,被街道诊所医生误诊为感冒……奄奄一息之时,由母亲和邻居送去柳州市人民医院抢救,住院一个月,出院在家休息一个月,拖着半条命回校参加期末考试。星期天上午,我到我家附近柳江边的余家码头洗衣服。那个年代,河边巷是没有自来水的,街上有一个自来水龙头,由一户人家看管,每买一但自来水,就往这家人门前挂着的小木箱里扔一块竹牌,竹牌有大人的两只手指那么长宽。是一分钱买担水吧?为了省钱,河边巷甚至街上,离柳江几百米之外的居民,都会到江边挑水。

     我蹲在码头西边的一块斜坡型的石头上洗衣服,斜坡的右边是大青石板砌成的石级,一级一级往上蹬,要蹬约百级才能上到大街,石级东面是高高的悬崖峭壁,有三个垂钓者,静静地等鱼上钩。梁广英家住太平西街,离余家码头大约有800米吧,她竟然挑着两只大铁皮桶来挑水!平时我用家里的木桶挑水浇花淋菜,装小半桶水,我已力不从心,她却装满满一桶,她用尽吃奶的力气往上提,不但没能把一桶水提上岸,反而“噗通”一声,连桶带人沉到河里去了。河水清清,泛起波澜,我定神一看,见她还紧紧抓住铁桶的耳。她头朝下,脚朝上,离水面越来越远了,我大声喊:“放开!放开手!丢掉桶!丢掉桶!”梁广英像聋子一样,毫无反应,如果是现在的聪明孩子,遇上同伴溺水,会呼叫大人去施救,但我当时特别愚蠢, 头脑特别简单。以为自己会游泳,而且八九岁就跳下水库救无辜被迫害而自杀的母亲, 所以 毫不畏惧,我把手上的衣服放在石板上,跳下河去,很快潜水游到她身边,我的左手抓住她的手腕,右手使劲掰开她的手指,铁桶掉了,渐渐沉下去,不见了。我拉着梁广英往岸边游,她竟然慌慌张张使劲抱住我!太危急了,我猛力用肘子一撞,摆脱了她的威胁,我一只手拼命用力划水,另一只手抓着梁广英的手臂,好不容易游到岸边,在石板上站稳,一抹脸上的水,睁开双眼,发现我放在斜坡上的衣服已被河水冲走了!我们像十足的落汤鸡,梁广英拿着剩下的一只铁桶,哭着,一句话也说不出,走了。我抬头看见,斜坡对面几丈高的悬崖边上,那三位钓鱼人仍然在垂钓,静静地,不知他们是否发现眼皮底下两名女学生与死神的一场搏斗?

     我浑身湿透,空手回到家,我好害怕,那年头买布是要布票的,规定每人每年三尺布,因而每件衣服都很宝贵,即使是打满补丁的!但妈妈没责备我(我妈妈从来不打骂孩子),只是很心疼地说:“你大病刚好,这样救人是很危险的呀!”老师也没表扬我救同学,因为老师不知道。只表扬我考试成绩好。期末除体育4分之外,各科都是5分。(当年满分是5分)还发了三好学生奖状。但我最满意的成绩是救活了一条人命.

     弹指一挥间,这件事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了!老师同学听了都震惊! 现在我想起来,还真有点害怕!耳边回荡着那句迟来的真诚话语:“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陈淑卿!多谢你!”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/4/11 10:36:56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卿卿女子
  3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帖子:19 积分:239 威望:0 精华:1 注册:2016/4/11 10:28:06
[原创]抢救民工和孕妇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6/4/11 10:38:45 [只看该作者]

 

退休了,但每天都忙。一天,学生余有打电话来:“陈老师,天天呆在家里不好,我倍你去东海岛龙海天散散心。”我说:“好吧,今天我放假。”

于是,我们到汽车总站坐上去龙海天的中巴。大约半个多小时,中巴到了东海大堤。没想到,还有一百多米就要上岛的时候,我们乘坐的中巴“嘣”的一声,撞上了前面的一部自行车,骑车的人和车立刻倒地,中巴急刹车,满车乘客惊慌失色,要求司机快开门,旅客蜂拥下车,朝东海岛跑去。我和余有也跟着人群快走,大约走了二十多米,我停下来往后一看,摔倒的人并没有爬起来,我说:“余有,我们不去玩了,回头看看那个人死了没有,如果没死,要设法救他!”余有当即同意。我们往回跑,叫肇事的中巴司机千万不要跑,等着交通事故鉴定和处理,我去仔细观察伤者,只见伤者的脚抽搐了一下,我说:“还活着呢。”我立刻拦车,站在大堤右边,举起双手不断摇动,呼喊:“请停车!救人!”一连拦了十多辆车,都飞驰而去,不肯停下,心想,总有一辆会停的…….终于有一辆黑色轿车停下,车窗开了,车里的人说:“我们赶去开会,不好意思。”“我没带手机,借手机用一下好吗?”“好!”于是我打电话回附属医院急救中心说:“东海大堤发生车祸,有人受重伤,请派救护车来!我是附院的陈淑卿!”“好!好!我们马上派车来。”“我们继续拦车,希望半路上和你们救护车对接,因为每一分钟都非常宝贵!”我继续挥手拦车,好不容易,有一辆斗车停下来,我说明情况,司机小声在我耳边说:“别自找麻烦……”我说:“人命关天,管不了那么多!”我请司机马上和余有把伤者抬上车。我对斗车司机说:“广东医附院的救护车已开出,我们要留意左边来的救护车,好跟它对接。”

斗车行到湖光路,果然与附院的救护车相遇,我立刻呼停了斗车和救护车,医生护士眼急手快,给伤者吸上氧气,小心合力抬到救护车上······我对斗车司机说:“兄弟,谢谢!祝  你这个好人一生平安,再见!”

到了附院,伤者仍然全无知觉,医生护士不问贫贱富贵,分秒必争,把他送去CT室检查,发现头骨三处爆裂。伤者住进了颅脑外科。虽然不知伤者姓甚名谁,何许人也?医生护士脚步匆匆,有条不紊,熟练快捷,给伤者吸氧、打针、测体温、装上心电监护仪……

我每天去看他,到第三天,我去病房一看,他已醒,医生说,全靠抢救及时……我看他二十多岁的模样,瘦瘦的,脸黑黝黝的,护士指着我问他:“她是谁?认识吗?”他说:“不认识!”那护士说:“她是我们的陈主编,是她救你的!”他说:“啊!” 我看了看床头牌,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?”他说:“我叫陈育才,是四川人。”我说:“家中有什么人?”他说:“有父母,有七个兄弟,我排行第七。”我说:“一个人来湛江吗?干哪行?”他说:“跟大哥来湛江做建筑工。”

我叫他好好养伤,就告别了。几天之后,家里的电话不停地响,有一陌生的声音:“你是陈主编吗?”我说:“是呀,请问有什么事?”“你住那里?护士把你的电话给我,但没说你住在哪里。我是陈育才的哥哥,我要来感谢你!”我说:“不用谢,真的,不用来家谢我,用心照顾好你弟弟吧。祝你弟弟早日康复!”以后他就没再打电话来了。

抢救这个民工之后不久,一天上午,我到岭南路工商银行取钱。从银行出来,走一步停两分钟,唉,人太多了,车太多了。好不容易见绿灯亮了,过了斑马线,走到岭南路口,在三轮车之间穿行。突然,有人“哗!”的一声,人们的视线立即投向五十米外的马路中间,只见一位妇女倒在路上。怎么这样不巧?再向前走不远就到附院门诊大楼的大门口了!文明路与人民大道的十字路口车水马龙!汽车正从北向南飞驰而来,奇怪,有几个人从蜷缩在地上的女人身旁匆匆经过,竟然视若无睹,我对一个中年的三轮车工人说:“请你跟我去抢救那个女的。”他没讲价钱,跟我去了。到了女人跟前一看,见她穿浅蓝色短袖上衣,黄色中裤。比较胖,肚子大,似怀孕七八个月了。脸色发白,短发散乱,毫无知学觉。车夫说:“是你什么人?”说:“不认识。先救人。”车夫说:“不怕被勒索吗?”又说:“你我都抬不起她,那么胖。”我赶紧拉住一个路人说:“请帮忙,跑去附院急救中心,请护士推一辆平车过来。”那路人约三十岁,跑得快,一会儿护士推车来到昏迷的孕妇身边。三轮车工人、路人、护士、我,七手八脚把孕妇抬上平车,快速往急救中心小跑……

忙坏了医生护士,不知过了多久,孕妇醒了,护士经孕妇同意,从孕妇提包里拿出她的手机,好不容易拨通了她家人的电话,听说她的丈夫就快到了,我松了一口气,回头一看,三轮车工人和路人都走了,我也赶快离开了急救中心。


报纸上有登载“小悦悦事件”, 小孩倒地,十多个路经他身边的大人,都视若无睹……“老人跌倒要不要扶”, 救了别人后没得到感谢,反而被讹诈……这样的问题,我读后是有点困惑,但我想,总不能因噎废食吧!恩将仇报者,毕竟为数不多。见死不救,于心何忍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淑卿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/4/11 10:39:26编辑过]

 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书郎
  4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版主 帖子:184 积分:1369 威望:0 精华:3 注册:2014/8/4 0:48:09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6/6/3 23:49:46 [只看该作者]

文笔细腻,慢慢阅读,分享陈老师的篇篇天地赐人生,一片感恩之心。



放牧心情,浓缩精彩。
 回到顶部